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揭秘美国衡水中学如何上厕所都有严格规定

2018-10-31 14:42:02

揭秘美国“衡水中学” 如何上厕所都有严格规定

在KIPP的一堂课上,孩子们争相回答问题。本图由作者提供

□走路的时候怎么拿东西,甚至上厕所之后怎么洗手,洗手之后用几张纸擦手,都有严格规定

□学校用铺天盖地的标语口号往学生的脑子里灌输“核心价值观”,不过采用的方式更加灵活多变

□努力学习,做个好人——这两条其实说的都是自控力,前者是学习中的,后者是人际交往中的

美国的公立学校系统总的来说相当差劲儿。如果让一个孩子在纽约的某些学区上中学,他受到的教育和未来能考上美国大学的可能性,也许低于中国某些大城市的中学。

可是美国公立学校改革中诞生了这样一个奇葩——KIPP (Knowledge Is Power Program)。在这个学校系统上学的绝大多数孩子来自穷人家庭,他们依靠抽签而不是成绩决定是否被录取,可它的大学升学率却超过80%——要知道,美国贫困家庭孩子能考上大学的只有8%!而它的管理之严格,更是堪比国内的衡水中学。

为穷人准备的学校,靠抽签录取学生

1993年,青年教师Mike Feinberg和Dave Levin因为不满当时公立学校的落后局面,决定创立自己的学校系统——KIPP。

KIPP算公立学校,仍然拿政府的教育经费,对学生免收学费,但是其运营方式有非常大的自主性——可以选择自己的教学大纲和教法,自己招聘老师,接受社会捐款,乃至在各地开分校。现在遍布全美的几十个学校拥有两万多名学生。

这是给穷人准备的学校。KIPP专门在各地差的学区办学。学生中90%是黑人和墨西哥裔,87%来自贫困家庭。

两人借鉴了当时各学校的教学方法,招到一帮志同道合的老师。他们判断教学手段的标准只有一个:是否有利于贫困家庭的孩子考上大学。这些手段从一开始就取得了显着的成功。被媒体广泛报道之后,KIPP获得了大笔私人捐款。

KIPP录取学生的方式很独特——不看学生之前的成绩,而是采取抽签的形式。

这可能是那些学生一生中重要的一次机会,能不能抽中简直是天壤之别。

正因为入学没有选拔,KIPP取得的成就才更令人敬畏。KIPP的学生在五年级入学的时候,其数学和英文水平比同龄人落后的可是一到两个学年!到八年级时,他们的成绩100%超过平均水平。KIPP在其所在的整个城市内,比如纽约市,在所有学校中名列前茅。

使用什么样的教学法,才能取得这样的成就?

个办法非常简单:不是家庭和环境因素不好改变吗?那就干脆让学生每天在学校多待几小时!一般美国中小学都是早上8点多开始,下午3点结束,而这里则是早上7点25分开始,下午4点30分结束。这意味着,学生要在早上五六点钟起床,晚上五六点钟才能回到家里,累了一天,估计写完作业就得直接睡觉了。不但如此,KIPP还在星期六上半天课。他们的暑假也比别人短。

但重要的是,孩子们在这里所领教的,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化。

提高学习强度,加强精神鼓励

KIPP的理念,可以用“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来概括。

一个中心,就是一定要考上大学。“大学”,是KIPP学校里常出现的词语。老师跟学生说的话,跟家长说的话,学校里的各种口号,处处体现上大学这个中心目标——那怕他们只不过是初中生。他们很小就被领着去大学访问,去接触从KIPP出来并成功考上大学的校友,树立自己有朝一日也要上大学的意识。教室用各个大学的名字命名。每一个学生,都有自己心仪的大学。

两个基本点,叫做“work hard, be nice”——努力学习,好好做人。这两句听起来很俗的话不是随便说着玩的,在KIPP看来,这是考上大学所必备的基础。

除了更长的在学校时间,学生每天还有两个小时的家庭作业。老师都得把自己的号码告诉学生,学生即便晚上在家里写作业遇到问题,也可以立即打问老师。在美国学校普遍鼓励合作和讨论的情况下,这里的学生每天早上做数学题的自习时间则要求必须安静。

前段时间有报道说英国首相卡梅伦不知道9乘8等于多少,而在KIPP,学生们必须大声背诵乘法口诀,同时还要声情并茂地打节拍。

学校爱让学生喊各种励志口号,而且是在教室里由老师领着喊,比如一边拍桌子一边喊“Read baby read!(读书吧,亲!)”

其中有一句口号是“There are no shortcuts(这里没有终南捷径)”。他们让学生完全理解学习不是闹着玩的,不能投机取巧。在堂数学课上,老师会播放星球大战的音乐,告诉学生这将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旅程。

提高学习强度,加强精神鼓励,这两条措施深得中国学校的真传。除此之外,他们还有一套物质奖励系统!

学生入学天是没有桌椅的,只能坐在地上,因为这里,一切东西都必须是努力“挣”来的。谁表现好,谁才可以得到桌椅。

这套奖励制度的核心思想在于,让学生通过做好自己本来应该能做好的事情去获得奖励,引导他们养成良好习惯。

学校做了大量实验去鉴别和总结那些奖励好使,那些不好使。其中一个重要发现是奖励跟惩罚一样,一定要给得快!这里每周给学生结算一次“奖金”。另一项发现是不同年龄段学生对奖励的需求不同。五年级小学生用几根铅笔就能打发,而高中生更想要的则是自由——如果你表现好,你就可以获得在吃午饭的时候戴个耳机听音乐的特权——没错,KIPP连怎么吃午饭都管。

怎样把素质教育落到实处

KIPP不是一个崇尚自由的学校:怎么走路,怎么坐,走路的时候怎么拿东西,甚至上厕所之后怎么洗手,洗手之后用几张纸擦手,都有严格规定。

课堂上有同学发言时,全班同学按规定动作看着他;在教室里,学生必须学会使用两种统一的音量说话,根据具体情况决定使用那种音量;如果那个同学在课堂上有小动作,老师会立即停止上课,然后全班讨论怎么“帮助”他克服这个坏毛病。

这些规定,就是KIPP所谓的“be nice”。对KIPP来说,“好好做人”绝非是一句空洞的口号,而是一系列详尽的行为准则。而这套准则并非是领导层拍脑袋想出来的,其背后有科研结果的支持。

光把人培养到能考上大学的程度,作为一个简单的考试机器,似乎也不能叫成功的教育。KIPP的创始人之一,David Levin曾经对KIPP毕业生进行了跟踪分析,结果发现:那些终在大学取得成功的学生,并不一定是学校里成绩的学生,而往往是那些拥有某些优良品质的人,比如说乐观、适应能力强、善于社交。他意识到自己此前犯了个错误:KIPP在学业上的教育非常成功,但是在品格方面的教育却不够好。

要怎么做才算把素质教育落到实处呢?Levin并没有停留在感叹和呼吁上,他直接采取了行动。

当时有两个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心理学家总结了24条美德。Levin很喜欢这个理论,便直接找到这两位心理学家,请他们帮忙提炼。于是KIPP的学生有了现在的7个目标品质:坚毅、自控、热忱、社交、感恩、乐观和好奇。

这7个品质成了KIPP的“核心价值观”。KIPP用铺天盖地的标语口号往学生的脑子里灌输,不过采用的方式更加灵活多变。

比如我们都听说过“斯坦福棉花糖实验”,说那些能坚持不吃块棉花糖,一直等到实验人员拿来第二块棉花糖再吃,表现出强硬自控能力的孩子,都有出息。显然KIPP的每个学生都知道这个典故,因为学校给他们的T恤衫上印的不是“自控”这个名词,而是“别吃那块棉花糖!”

KIPP的品行教育还不仅仅停留在口头上。学校居然给每个学生发卡片,让学生随时记录身边同学做出的符合“核心价值观”的行为!比如其中一条记录是“Jasmine发现William一个符合‘热忱’的行为:他在数学课上对老师的每个提问都积极举手。”

更有甚者,KIPP还搞了一个CPA(Character Point Average,品格平均绩点),与一般学校常用的GPA(Grade Point Average,成绩平均绩点)并列。老师根据表现给学生在这7个品质方面打分,像评估足球运动员的技术特点一样评估每个学生的品行特点。一旦发现短板,就进行个别谈话,而且还会通知家长,共同研究怎么改进。

非常严格的礼貌教育

很早就有人注意到,穷人家孩子和中产阶级家孩子的一个显着区别是平时的待人接物。对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来说,基本社交礼仪通常都是跟着父母潜移默化地就学会了,而穷人家孩子可能就不懂这些。

所以这里有非常严格的礼貌教育:

坐直坐得笔直,才能体现一种良好的精神状态,同时也是尊重别人。

倾听听是比读更重要的学习方法,不管是老师还是同学说话,你必须仔细听。只有这样才能促进更复杂的对话交流。

提问与回答学生必须敢于提问并且能回答问题。如果不敢提问,老师就不知道你掌握的如何。

点头你要是理解对方在说什么,你就要点头。

眼睛盯着说话的人看一方面是表示尊重,一方面是为了加强信息传递。

一个人如果到KIPP访问,有机会找个学生交谈的话,他可能会有一种受宠若惊的不适应感。这个学生会非常谦逊地注视你,用心地倾听你的话,一边听还一边点头。在这些彬彬有礼的学生中间,你可能会在一瞬间有一种自己突然变成一个了不起人物的感觉。

但真正了不起的是KIPP的师生。努力学习,做个好人——这两条其实说的都是自控力,前者是学习中的自控,后者是人际交往中的自控。

为什么KIPP喜欢自控力?现在有句流行的话说“以一般人的努力程度之低,根本谈不上拼天赋”,其实是有道理的。一个有自控力的人生活再差也差不到那儿去,自控力是比想象力更为基本和行之有效的个人素质,是摆脱贫困的关键一步。中国的教育基础比美国好,可能恰恰得益于中国文化中从小就强调自控。

(作者为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物理系研究员)

原标题:揭秘美国“衡水中学”如何上厕所都有严格规定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非洲菠萝格
整流模块
幸运六狮手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