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邵阳信息港 > 教育

园长很不平静看他的表情有一点神经质

发布时间:2020-01-21 21:37:54

这段时间梧桐县平安无事,但隔壁的沙坝县却出了一个恶性案件:一个中年人手提着菜刀跑到幼儿园乱砍乱杀,杀死杀伤了十多个孩子,中年人被赶到现场的警察击毙,这事情听起来耸人听闻,其实已经在全国发生过十多起了,既然已经发生过十多起了,也就不是件希奇的事情了,本来现在全国的大中城市每个幼儿园的门口都有荷枪实弹的武警保护着,沙坝县之所以会出这样的事件,主要的原因就是粗心大意,是当地监管的不力,出了这样的恶性事件,所以看来又是一批人得下马了。

不过沙坝的事情还没有完,因为王队找到我了,他说这事不是案子,你可以接可以不接。

王队叫来的人是在沙坝发生杀人案的幼儿园园长,那是个戴眼镜的中年人,穿得很平常,一看见我他就从沙发上站起来,向我伸手,我只好和他握了握,其实我不喜欢这个无聊的礼节。

园长很不平静,看他的表情有一点神经质。

王队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对我笑,老刘,这事情还得靠你啦。

中年人不安地搓手,嘿嘿地笑,早就听说刘先生的大名,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我不喜欢听这些甜言蜜语,但凡是找我帮忙的陌生人都这样说,我也只能这样听,事实上除了这些我想他们和我没什么可说的了,我挥了挥手,我们还是别废话了,你还是说说是什么事情吧。

一开始,王队跟我说过园长找我的过程,原来那厮是听说我神奇的破案能力才从沙坝跑到这里来找我的,王队对他说,刘生是我们警队请来的特殊人才,一般是兄弟单位我们才会让他帮忙,像你这样的私人单位我们还没有劳动过他。王队说这些话是有意思的,他怕这园长是铁公鸡,帮了他的忙一分钱都不出。这事情我们是有过经历的。

园长是个聪明人,他连忙说,我明白的,我一定不会让刘生白干。

园长对他说起事件的过程,那天发生杀人案之后,县专门派武警保护了幼儿园的每个出入口,但奇怪的是,那个被击毙的中年男人居然又出现了,他血淋淋地提着菜刀从街口跑过来,想冲进幼儿园,武警鸣枪示警,那家伙居然不管不顾地往里冲,就在武警准备对他开枪的时候,一辆摩托车冲了过来,居然从他的身体里穿越过去,摩托车过后,那家伙也就无影无踪了,当时看见这个凶手的人都傻了,举枪的武警也是瞠目结舌,连话都说不出来。

此后每天中午的时候,那个凶手的影像又会再度出现在街口,他仍然凶神恶煞地提着菜刀,血淋淋地扑过来。等到武警举枪的时候,那影像又好像被风吹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个鬼一样的影像不仅仅是武警看见了,而且老师和孩子们都看见了。

当时又是放学,所以吓坏了不少的老师孩子和路人们,这事情偶然发生一次已经很不得了了,如果每天都这样,幼儿园就开不下去了,更为糟糕的是,幼儿园里有很多孩子是全托,晚上都在幼儿园生活的,那些孩子和老师一到晚上关灯的时候就会听到有人说话,还不是一个两个,简直就是乱哄哄的一大堆人在说话,嗡嗡嗡的甚是吓人,关键的是看不到这些人的存在,反而听到他们的说话声,这事情换着是谁都会被吓住的。

园长不安地叹息,我没有办法,只好把希望寄托在刘先生的身上了,您放心,我一定会重重地酬谢你,我还会给王队送奖旗。

王队连忙摆手,你还是感谢刘生好了,别感谢我。

在我的经历里出现这样的事情倒是次,如果说是鬼魂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因为鬼魂都是怕光亮的,尤其是太阳光,在太阳光下它们都会魂飞魄散,所以我否定了鬼魂一说,如果非要说是鬼魂,晚上在幼儿园低语的那些声音反倒是有可能。不过无论如何,我要到现场去看了才明白。

沙坝隔着我们梧桐县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我们直接在幼儿园门口下了车,因为发生这些怪事,所以幼儿园已经放假了,因为放假,所以那些武警也撤走了,紧锁的大铁门里空荡荡的,只是一大堆彩色的玩具和教学的工具。

我刚接近幼儿园的时候就感觉到不妙,一大堆声音好像苍蝇般嗡嗡地四面八方地向我围来,我看园长显然是没有听到这些声音,于是我就原地打坐,想仔细听听这些声音到底说了些什么。园长很奇怪我的做法,但他只能站在一边看着我,我没有管他,我只是凝神静气,进入空明之状。

这些声音渐渐的清晰了,其实也只是些很普通的嘲笑和讽刺的话语,譬如其中有的话是这样说的,你他妈一个大男人了活到这样的年纪了还没赚到钱你他妈好意思吗?是我的话早就撒泡尿把自己淹死了。这是个女人的声音。接下来又有话这样说,隔壁那男人好像今天又没找到工作呢?嘿嘿,这个狗日的该,这么大一个男人了,都他妈的四五十了还没赚到钱,老婆又跟人跑了,是我的话干脆去死算了。这是个老太婆的声音。又有话这样说,隔壁那叔叔怎么天天在家里呀?他怎么不出去玩?这是孩子的声音,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显然是他妈的声音,你可得好好读书呀,如果不好好读书以后就跟那个人差不多了,你看他十多个人住在一个房间里,换件衣服都麻烦呀,如果你现在不好好学习,以后就跟他一样倒霉了。孩子的声音说,可是妈妈,那叔叔原来也是医生呀,他也是大学生呀,难道我读了大学还和叔叔一样成倒霉蛋吗?那女人的声音气急败坏,别和我扯,反正你就不能学他,你得好好学习!

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听了这些声音心里就变得特别的焦躁不安,莫名其妙的愤怒涌上头顶,随着这些声音越来越大,我的愤怒也就越演越烈,但我突然意识到这是魔障,于是我努力镇定下来,无论这些声音有多大我都努力镇定,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那些声音突然聚集在一起,慢慢地从我的身边游移开去,从我打坐的这个位置估计,那声音肯定是往街口上去了。这时候我听到园长惊慌的叫喊,刘生!那东西又出现了!你快看!

我睁开眼,看见街口那团声音聚集的地方突然浮现出一个血淋淋的中年男人,他咬牙切齿地提着一把菜刀冲了过来,虽然我知道那玩意不过是声音聚集的幻象,但我还是给吓得不轻,不过我有我的办法,我想起自己原来竖中指骂脏话吓退群鬼的经历,于是就跳起来,对着那可怕的幻象竖中指。

那幻象居然停止下来,望着我他的表情有点茫然,我连忙破口大骂,操你妈的流言鬼!

这话好像箭矢一般飞了过去,将那些声音聚集的幻象撕得粉碎,那些声音纷纷扬扬地飘散在我的周围——

你他妈的一个大男人还好意思不做事呆在家里吗?是我的话我早就去死了!

妈妈,隔壁的叔叔怎么天天在家呀?他怎么不出去玩?

那男人真他妈没本事,这么大的年纪了,干得好好的居然让医院给开除了!真他妈的丢人!

园长喜出望外,他对我赞不绝口,刘生您真是高人!居然将那不干净的东西给灭了!真厉害!

我疲惫地对他说,以后那东西都不会出现了。

后来我调查那个事件的内幕,发现那男人还是个医术精湛的医生,后来因为单位莫名其妙的裁员将他开除,然后他的女朋友又离开了他,家里有两个老人有三个还在上学的弟弟妹妹完全靠他的收入维持,将他开除就是断了一家人的生路,于是这个医生走投无路,在家抑郁度日,不过这还没完,社会上的流言飞语没有放过他,邻居的白眼和轻蔑没有放过他,于是被流言飞语激怒的医生走火入魔,终于在一天他提着菜刀去砍杀了那些无辜的孩子们,不过他虽然死了,但流言形成的恶鬼却没有消亡,反而嚣张地反复出现在幼儿园的门口。这就出现了园长请我山的那一幕。

这样的鬼居然是不怕太阳光,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都敢出现的,这又让我上了一课,这世上有无数的鬼,其中也有在出现的鬼,这个鬼就叫流言鬼,对付这样的鬼的方法就是对它竖中指,用脏话骂它,当然还有一个方法可用,那就是在身上穿一件T恤,上面用毛笔写上,在背后议论我的人全家死!这样一来,就可以破解流言鬼的侵害,不过穿上这样的衣服也有点荒诞,搞不好还会成为他们眼里的疯子,不过除了这两个方法,我还真没其他的主意了。

共 07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着眼于时下凶手大肆杀戮无辜学生为题材,又依据凶手的身世来化解了白日的鬼魂,其实是流言之鬼。校园学生甚至于幼儿园的每一个小朋友无不承载着两个以上家庭的希望,多次多人死于非命,让我们痛心疾首,温总理批示要下大力度保护孩子们,这才有了学校的保安。凶手面对种种不如意不能开解,自杀又不能引起重视,便把罪恶之手伸向手无寸铁的孩子们。为什么是多起,为什么是多人,总理批示前要是有足够的防范,会少死多少无辜。凶手罪至当诛,可是他种种不如意可有人关心帮助甚至过问一下下?【:海棠】【江山部 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7: 5:56 作品着眼于时下凶手大肆杀戮无辜学生为题材,又依据凶手的身世来化解了白日的鬼魂,其实是流言之鬼。校园学生甚至于幼儿园的每一个小朋友无不承载着两个以上家庭的希望,多次多人死于非命,让我们痛心疾首,温总理批示要下大力度保护孩子们,这才有了学校的保安。凶手面对种种不如意不能开解,自杀又不能引起重视,便把罪恶之手伸向手无寸铁的孩子们。为什么是多起,为什么是多人,总理批示前要是有足够的防范,会少死多少无辜。凶手罪至当诛,可是他种种不如意可有人关心帮助甚至过问一下下?

2楼文友: 19:49: 5 感觉这篇小说似乎在探究砍杀孩子的歹徒,其背后的社会因素。究其原因,流言飞语、落井下石是的因素之一?

楼文友: 20:54:15 冷月说的极是,小说的主题的确探究罪犯心理。凶手曾是医术精湛的医生,相信救死扶伤过的病人为数不少。却被莫名其妙的开除,一定还有医术不如他的人留下;抑或竞争上岗,他没有给领导进贡;倘若他有犯过错,想必是责罚过重,否则他不会有“莫名其妙”的不公平之感。也许他找到上级领导却不被理睬。人到中年上有老要孝敬,下有小要抚养,负担之中非同一般,三个上学的弟弟妹妹,学费之贵,已然是生活中和医药,学费,房价比肩的支出之一。女友离去或许嫌弃他前途无望,另攀高枝去了也未可知。邻居又说三道四给他白眼。单位想必有贪官,女友想必嫌贫爱富,周遭少同情而多势力,经济拮据生活绝望,换句话说是诸多隐形的凶手把他推向了万劫不复。我说过他是罪至当诛,但是那些冷漠的,让他感到不公的,难道不该拷问吗。

4楼文友: 22: 1:48 问候老师,品读美文。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协会首席特约副秘书长,贵州省作协终身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作品》络版,中国作家村作家工作室成员,观音山文学社副社长兼贵州分社社长,《塘厦文学》特邀副主编。《新文报》总编

5楼文友: 06:4 :42 看来刘老师是要写系列的“鬼”故事了。只是此鬼不同彼鬼,这是一些活在世间的“鬼”,他们有鬼形,说鬼话,办鬼事,但只因为他们是鬼,所以就算他们再怎么作恶多端,身为普通老百姓的良善之辈都无可奈何,唯有借助于超自然的力量才能将其处之而后快。本篇在扫灭这些留言鬼的同时,更揭示了社会热点问题:杀人狂魔为何会走上不归路,是谁让他们从人变成了鬼?值得深思的文章。问好作者跟诸位朋友。

宝鸡高新人民医院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看病怎么样
呼和浩特治疗宫颈炎费用
常德比较好的牛皮癣医院
河南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