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邵阳信息港 > 生活

解码老男孩猛龙过江制片人柯利明他做对了什

发布时间:2019-03-12 01:22:03

截止到7月19日,《老男孩猛龙过江》(以下简称电影《老男孩》)累计上映10天,票房已超过1.7亿元。该片上映首周即破亿元,这对于一部主创阵容里没有一位大明星的电影而言,已是奇迹。虽然这个暑期档因为有《分手大师》、《小时代3》和《后会无期》,似乎让观众和舆论产生错觉,以为是个片子就能在满地金银的暑期档破亿,但中国电影市场绝没有如此包容,生动的实例足以警醒头脑发热的各路资本——有雨神萧敬腾加盟担纲主演的《大宅男》上映首日即不敌市场的残酷无情,于次日黯然退档。无论是肖央,还是王太利,抑或是筷子兄弟,三者在新浪微博的粉丝量加总在一起不足五十万,这与韩寒、郭敬明的三千万量级的粉丝数量相比实在是太过悬殊。

因此,能够在如此残酷的暑期档成功突围,神曲《小苹果》自是功不可没,但站在《小苹果》及整个电影《老男孩》身后的制片人柯利明或许才是该片成功的基石。虎嗅君近日采访了柯利明先生,或可从此次采访中探寻电影《老男孩》项目路径当中的几个断面,去解码这位“新锐”制片人的80后在过去四年的时间里做对了什么?

敏锐——预见未来,引领青春题材浪潮

2010年,优酷11度青春横空出世,11部微电影中只有《老男孩》称的上是惊艳了市场,肖央、王太利以及那曲动人的《老男孩》歌曲一夜之间成为了媒体和观众的宠儿。是年,刚回内地接手哥哥创办的儒意影业的柯利明注意到了这部“情感真挚”的微电影,并设法联系上了肖央。80后的柯利明深知随着自己这一代人逐渐迈入三十岁这个门槛,当中的很多人正在或即将经历人生的不如意,或感情、或事业、或家庭,这一代独生子女已开始真正独自面对人生,并全面遭遇成人世界的阴暗面,因而这一代人将很快需要与他们有关的文艺作品去释放这种情感、感怀共同的记忆,而微电影《老男孩》的成功正是这种迹象的预现。

柯利明想把微电影《老男孩》搬上大银幕,一来是对市场的预见,二来是因为儒意影业的体量和规模适合操作中低成本的影片,“青春题材的项目我可以驾驭,因为成本低。”在设法与肖央、王太利达成合作的同时,柯利明还看中了小说《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以下简称小说《致青春》),随后将其版权揽入儒意影业的兄弟公司——专注图书出版的儒意图书。

2012年,台湾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在大陆热映,难得一见的叫好又叫座,并从此拉开了持续至今的青春题材电影生产高峰,其中的卖座片有2013年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以下简称电影《致青春》)、《中国合伙人》、《小时代1》、《小时代2》以及2014年的《同桌的你》、《老男孩之朦胧国家》、《小时代3》,而柯利明在2010年即提前嗅到了这一轮市场的热点,并成功投资和操盘了其中的两个项目,同时《小时代1》与《小时代2》他又是总策划人之一,《小时代3》他则是出品人之一。儒意影业,在青春题材电影的这场战役里,一战成名。

老辣——精细化的成本控制

在《致青春》和电影《老男孩》之前,其实柯利明早已是一个身经百战的电视剧的制片人、出品人,担纲的作品包括《李春天的春天》、《王海涛今年四十一》、《前妻的车站》以及即将播出的《北平无战事》等十部电视剧。电视剧行业年的播出量在去年已经达到15000集,这个市场的竞争激烈程度比之电影行业,有过之而无不及,拍摄周期长、成本压力大、淘汰率高等特点教会了柯利明如何精细化的成本控制——这是项目盈利的关键前提。柯利明相当自豪地告诉虎嗅君:“我做的电视剧项目没有折过的。”

柯利明将儒意影业定位为一家投资管理型公司,他的制片理念是,任何艺术的理想都必须建立在合理的基础上。电影《老男孩》里使用了大量的外国演员,“如果全在美国取景,拍摄时间会拉长,拍摄成本就会非常高。”他算过一笔账,把外国演员往返国内的机票、住宿、日用花销等所有费用加在一起,与在美国拍摄的花费比起来,仍然是省钱的。因此我们看到的大量外国演员的内景戏其实都是在国内拍摄的,譬如电影里的“决赛”段落,舞台后面(钢厂环境)的那段重场戏其实是发生在首钢的厂房里。

柯利明在电视行业的多年摔打练就了一看剧本就能在脑海中自动做分场并快速识别出剧本中的重场戏的能力,从而能够估算出按照剧本拍摄所需的制片成本——成本控制不仅要在拍摄前严控,实际在预算阶段就已经开始了。

但柯利明绝不会为了节流而去牺牲产品的品质。电影《老男孩》里有大量的黑帮戏,在这些黑帮分子里有一个“胖子”,

解码老男孩猛龙过江制片人柯利明他做对了什

这个演员的片酬比扮演老大的主角都贵。虽然他的戏份并不多,但是柯利明还是坚决要花这笔钱。“如果没有他,那群外籍演员在画面里是没有黑帮气场的,他是这组演员里的魂。”于是,我们看到了可能是全片留给观众印象深刻的美国一景——纽约地下的意大利黑手党。

执拗——拒绝了千万以上的植入广告

柯利明告诉虎嗅君,电影《老男孩》里除了雪佛兰·科鲁兹外,没有其他的任何植入。科鲁兹可以说是“老男孩”的贵人,没有科鲁兹也就没有当时11度青春所构建的平台,因此这个广告是无法拒绝的。但是其他的,据柯利明透露,有超过1000万的植入广告被其婉拒,这一点上他和导演肖央都是一致地执拗。柯利明认为,“这是对观众的尊重。”在他看来,换广告资源可以,但放入影片就会影响产品的整体感。尽管儒意影业是个小公司,是一个可能会因为一部影片投资失败就面临破产危机的独立制片公司,但是在柯利明看来,正是因为如此,才更应将产品质量视为生命线,产品是位的,只要做到精细的成本控制,植入广告的这些“开源”就完全不必要,影片的口碑是影片和企业的生命力所在。

新锐——豪赌《小苹果》

因为没有大明星,柯利明深知即便开再多的发布会、到各地去路演、拉票都不会起到太大的效果,而且由于项目的成本有限,对营销费用必须精打细算,唯有结合互联IP的特质做有互联特征和调性的宣传才能事半功倍。事件营销是柯利明的,包括电影《老男孩》主创在《变形金刚4》内地几场首映礼上的亮相、崔永元在电影《老男孩》首映礼上的助阵以及各种“包场”观影的事件等等,借势、借力地获得了大量的媒体曝光和舆论注意力。

但要说,柯利明手中中的,就要属神曲《小苹果》了。《小苹果》究竟有多红?虎嗅君做了百度指数的搜索,比较了“小苹果”与“梅西”,在近30天的趋势图里,只有在7月14日(阿根廷VS德国,决赛)、7月10日(阿根廷VS荷兰,半决赛)、6月22日(阿根廷VS伊朗,小组赛)三天的时间里,“梅西”跃过了“小苹果”,其他时间“小苹果”始终在本届世界杯金球奖得主“梅西”之上。

用柯利明的话来说,“《小苹果》就像一颗原子弹一样,纵向深度爆破,为整个影片带来了巨大的不可预见的传播能量,它一定会在未来中国的歌曲史上被记住。”

与其说《小苹果》是原子弹,不如说是“病毒”。柯利明精打细算了电影的全部制作成本,却在这个“病毒”身上一掷千金,豪赌未来。他相信互联的“病毒”传播能力,他要充分利用合作伙伴优酷及乐视的互联平台爆发力,将病毒做“可怕”的传播。

《小苹果》的MV就是这支神曲的“病毒受体”,这个“病毒受体”花了多少钱呢?

100万!这支MV的制作收到过两份报价,一份来自本地的制作团队,不到30万,另一份来自韩国的制作团队,50万。柯利明没有任何的犹豫,竟然还做了加价——让韩国把后期一并包了,总价达到100万。在柯利明看来,好钢就要用在刀刃上,《小苹果》的编曲、舞蹈编排、MV的拍摄、后期的效果制作等都交给了韩国团队。至于这场豪赌是否值得——百度指数和电影票房都已说明一切。

独到——系列电影两部足够了

柯利明这几年拒绝了无数PE的投资意向,不是因为儒意有钱,而是因为他深知PE的热情源于对行业的盲目,他不想被资本绑架而进行多元化、规模化的扩张,去追求账面上的业绩。在他的观念里,“这个行业不是做普通业绩的行业,必须要去追求奇迹。”

柯利明的奇迹就在“致青春”和“老男孩”。“从好莱坞公司的实践证明看,有两个系列电影就很好了,然后就是把系列电影的衍生品做好,进行纵向挖深,对于儒意影业而言,这就足够了。”显然,柯利明对儒意影业的布局和格局早已规划清晰,2010年前后,通过买入小说《致青春》的版权以及为肖央、王太利在儒意影业旗下建立了老男孩电影工作室,柯利明就已经谋定了这两个系列电影将是儒意影业未来发展的着力点。通过其与其他合作方的精心制作和运营,两部影片在市场上的表现都已堪称奇迹。柯利明虽然一直自称是一个独立制片人,但眼里早就瞄准的却是好莱坞大片厂的商业模式。柯利明对自己的描述是,“我是一个新锐的电影制片人,我一直在学习别人的产品,在研究产品类型,做出新锐的产品。”用独立制片的精细做迪士尼式的大生意。

柯利明透露,“致青春”系列第二部的剧本稿已经做完,项目已经进入实质的开发阶段,而“老男孩”系列的第二部也已经启动,目前的剧本大纲已经放在了柯利明的案前,等电影《老男孩》忙完,第二部也将与“致青春”一起齐头并进。

如果说电影《致青春》的成功是必然——必然到很多人会认为换谁坐拥赵薇+畅销书的基因都能成功,那么到了电影《老男孩》,一部完全没有大明星的电影,能够在大银幕成功收获近2亿票房,柯利明的项目运作能力已无需证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