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邵阳信息港 > 生活

天降

发布时间:2019-06-24 18:46:10

<P>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or=red></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一路上遮遮掩掩躲躲藏藏,费了近两个月,江幼贞才换了一身行装站在周府大门前。前尚书大人现宰相大人的府邸就大门而言就异常恢宏,门前的两座麒麟石像张牙舞爪栩栩如生,听闻是致元帝赏赐的。自古以来能得到皇帝赏赐麒麟都是皇帝的亲信大臣。江幼贞站在麒麟跟前,看着那铜铃般大小的石眼,心里闪过很多思绪来不及抓。自以为逃出生天了,其实自己还是走在别人设计好的道路上,这样的觉悟真的让人开心不起来。或许是她站在那里有些久,侍卫很尽责的过来询问。她这次过来特地换上华丽衣裳,在他人眼中就是一个贵族小公子。原本她想着裙装,可艾子言说身为女子一个人外出总是让人起疑,于是她也不去管会不会影响周雨薇的清闺了。“敢问周小姐可在家中?小生昨日与周小姐相约景象楼……”江幼贞是装模作样装小生装秀才的老手,轻轻一笑都能让人感觉到她的腼腆和羞涩。“不知这位公子……”那位前来问话的侍卫有些犹豫。江幼贞一听便知周雨薇在家,于是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信物递给侍卫,言说周小姐看见此物就会明白。侍卫检查了一番确定只是普通物件,便着人送去给小姐。江幼贞包在盒子里的是一根白玉簪子,当年送给了余好,后来被她找回来。当初她对这簪子视若珍宝,周雨薇很好奇讨过去玩弄了好久。若她有心,自然还记得。果不其然,没一会儿周雨薇便急急忙忙的跑出来,那模样当真没有一丝大家闺秀的韵味。她一出来便抬眼四处寻找,门口来往的人很多,江幼贞又刻意等在不起眼的位置,还是在侍卫的指认下才看到已经面目全非的曾经的好友。江幼贞站在原地,看到对方脸上明显的讶异和惊喜,对着周雨薇轻轻一笑,说道:“周小姐,不是说好了景象楼吗?”周雨薇会意,一拍脑袋笑道:“啊呀,我差点忘了!来来来,我们走,我请客……”这话一出来周雨薇身边侍卫的脸色就有些不对,负责跟着周雨薇的丫鬟性格有些欢,小声的提醒她家小姐她现在穿的可是裙装。周雨薇手一挥,一脸的无所谓,转头叮嘱他们不要跟来,自己则走向江幼贞,很自然地挽上对方胳膊,在一群下人惊疑中拉着江幼贞离开。“我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周雨薇边走边和江幼贞小声说话。“确实,差一点。”江幼贞也不隐瞒,“我原本是打算去找外公求他帮忙的。要不是艾子言,我可能不会找到你这里。”“……”周雨薇转头看了江幼贞一眼,没有答话,等两人都隐没在人群中,她才拿出刚才江幼贞叫人送去的信物,“还给你,我知道你心里有怨,是我对不起你们。”“都过去了,我们现在能在这里不就说明一切了么。”江幼贞应对自如。周雨薇有些惊讶,到了,才压着声音说:“你后来都干嘛去了?怎么觉得你口才好了很多?”那样的话,以前的林又嫃可完全说不出来。想起林又嫃便突然反应了过来,这会儿在她身边的人可不能是林又嫃的。“你叫什么?”“江幼贞。江河的江,幼子的幼,贞洁的贞。”江幼贞用更低的声音说了一句:“名字是我自己取的,怎么样?”“完全不怎么样。”周雨薇忍不住想吐一吐,可又觉得可能有些不妥,只好硬生生把想说的话给压了回去。“我哥叫江贯帧,取了妻,我嫂嫂叫李恋恋,娘家不错,现在嫂嫂的肚里有个孩子,稳婆说明年六月生。”江幼贞指着景象楼大厅的一个角落,示意坐在那里。“不错,你嫂嫂生得好看吗?”周雨薇本想坐在二楼雅间,看江幼贞坚持便也作罢。“自然是好相貌。”江幼贞理所当然的说,冲远处的小二扬了扬手。小二很麻利的招呼过来,现在还没有到吃饭的时辰,所以小二推荐的都是一些口碑不错的点心。周雨薇按照自己的喜好点了几样,想了想又直接帮江幼贞点了几样她印象里对方爱吃的糕点和小食。趁着小二离开,周雨薇轻声说:“现在还是非常时期,我很少出门。”“所以才坐在大厅。”江幼贞会意道,“大庭广众的,我又是翩翩佳公子,才好说话。”“你也知道你现在是翩翩佳公子啊,你还想不想让我过好日子了?明天怕是上京那些氏族都会知道我在这里和一个小公子幽会了……”周雨薇一下没了精神,“好不容易才在娘面前洗白。”“你近又干什么了?去青楼了?当年看中的那个花魁?”“没,没她什么事,人家现在可是皇帝的红人……”周雨薇和江幼贞说话没有什么顾忌,却下意识的没有讲自己的事,“听说那个国师拍了好些姑娘在青楼里,出彩的都是花魁,那些女子的作用你可别小瞧了,枕边风吹吹还是很好用的。”江幼贞看着周雨薇似笑非笑:“你这个样子,可不像是站在赵穗那边的。”“我自然不是,可我爹是。”周雨薇立马来了精神,抓着江幼贞的袖子小声说,“不是我干的,我回来以后就被爹爹给软禁了,后来才从娘亲口中得知一切都是周东搞得鬼……我还打听到那个李家妹妹也是国师栽培过的,现在他哥哥成了翰武院的小打杂,她自己却贴身伺候……皇后,我还真想不明白当初他们是怎么被我看中的……”“即便不是他们两个,我们一路上注定还是会被别人给盯上。”江幼贞倒是看淡了不少,她假装没有听出周雨薇刚才说起“皇后”时的犹豫,“听说你和天元皇后处得挺好……”周雨薇听江幼贞说出“天元皇后”便知道对方其实什么都知道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松一口气高兴一下呢,还是应该替她们难过,毕竟那位现在可不怎么乐观……想起宫中那个众星捧月的人天天郁郁寡欢,想起她早在半年前就塞给自己的信,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周雨薇从袖口掏出那封信,遮掩着递给江幼贞,轻声说:“她给我的,说如果有一天你来找我,我什么都不要答应你,只要把这封信给你就好了……”江幼贞接过信小心的藏在身上,表情有些不对。“她说,如果你什么都不知道,那信也不要给你;如果你看上去很急躁,信也不要给你。好像还说了别的,可是我忘记了,毕竟也挺久了。你说她想写信给你就写啊,干嘛搞这么多幺蛾子。”“可能担心我不会原谅她吧。”江幼贞回答得极快。余好都没有忘记,她自然也不会忘记。江幼贞捂着藏着信的地方,感觉那里有些发烫。周雨薇看着江幼贞,心下对她们之间的事有了一些猜测,心中喟叹,不过出于好意她还是对江幼贞说了实情:“她虽有皇后之名,却没有皇后之责。”这句话说的有些隐晦,怕江幼贞这个粗人不明白,很快又接了一句,“好儿身体不好……皇上怜惜她并没有强迫她。”而且余好也没有实权,不过这个没多大意义。“身体不好?”江幼贞对周雨薇话中的含义并没有深究,只是听到她现在为关心的事,“外传皇后病重,是真的?”“嗯,整个太医院都束手无策。”周雨薇也忧心忡忡,她看着江幼贞表情也有些哀伤,“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只是听说她身体好像一直都不好,早些行军的时候也是小病不断,才一直待在营帐中不出去,后来日子好了她身体却更差了……”江幼贞心里咯噔的一下,心跳像是缓了缓才又慢慢慢慢的恢复跳动。虽然之前就知道她生病,可听流言和自己猜想与真的听知情人说是完全不一样的。“昨天我刚去看过她,精神头倒是不错,人却瘦了很多,脸色也不够红润……”“那些太医没什么说法?”江幼贞声音有些颤抖,“赵穗没有去别的地方寻医?”“寻了,还把医毒谷的人请来,可都查不出所以然来,只说身体消损得厉害,别的什么也探不出,也没有中毒,就是人慢慢慢慢的没了精神气。”周雨薇轻微的叹气,看着江幼贞满脸的关切,“你……”江幼贞脸上的易容是艾子言做的,虽然很逼真让人找不到破绽,可毕竟不是真脸,她现在的脸色定然是不好看的,可戴了面具外人根本看不出来。看不出来也好。江幼贞深吸了一口气,对周雨薇说:“你有没有办法让我进去?”“这个……”周雨薇吞吞吐吐半天,才犹豫道,“她不想见你……”*****江幼贞浑浑噩噩的回了客栈,周雨薇不放心想跟着她一起过来,又因为她现在身份有些敏感只好叮嘱她几句才回家。客栈是张乾帮她定的,位置很好,环境不错。江幼贞住在二楼,一开窗就能看见皇宫的大门。可是那个地方她一辈子都踏不进去。她很庆幸周雨薇还是向着她的,想来艾子言这么相信周雨薇怕也是因为她知道了些江幼贞所不知道的事情。江幼贞脑中始终回想着的周雨薇说的关于余好的一切,内心很焦躁,很想把那封烫着她皮肤的信给拆开,可是心里又有些莫名的害怕,她不知道余好会在信里写些什么,却也害怕看到她不想看到的。会是道别吗?江幼贞折腾自己折腾到大半宿,还是没有忍住,抖着手把那封已经有了她体温的信拿出,就这烛光慢慢的展开。“嫃儿:展信佳!你能过来探望我真的很开心,可是我怕是不能和你相见。皇上待我很好,边上照顾我的人也很尽心,你不用太过担心。反倒是你,在外面过得好吗?千万不要委屈了自己。”江幼贞咬着牙继续看下去。“我身体有些不好,我也百思不得其解。想来可能因为我不过是天外来客,注定不能在这里久留。我在这里也没什么事,就是挺挂念你。不知道我离开这里以后能不能回到我的家乡,我近经常梦见那里。又要喝药了,药喝了会困乏,先这样吧。”江幼贞突然捂住自己的心口,那属于余好的字迹在眼前晃荡,荡得她胸口有些胀痛,钝钝的疼痛。拿着信的左手很想把纸给捏碎,可终究没有那力气。她缓了缓,等那股不适淡了之后本想把信重新折起来装回去,刚对折起来又觉得少了点什么,于是又把信展开,匆匆扫了一眼才发现余好没有写署名。这有些不对,余好连给她留个条子都会写上署名,这样规范的信又怎么可能是忘掉?江幼贞干净把信封抖了抖,没有想象中的纸条飘出,她不死心的看了看,却发现信封里面有些淡淡的痕迹。江幼贞果断把信封沿着边角小心撕开,她这才发现这信封可比普通的厚上一层,等完全撕开后,里面的淡淡的字迹便显现在江幼贞眼中,这些字应该是用兑了很多清水的墨汁写的,若不是有烛光映着怕还发现不了。江幼贞看着这些字体,欣喜若狂,这些字,在这个世上,除了她便不会有第二个人认得了!“或许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安排。我们相隔着千年万里都不能跨越的鸿沟,无论何处有了偏差都不可能相遇。可偏偏我来见了你,这便是宿命。所以,你离不了我,我弃不下你。等我。——好儿”作者有话要说:这么深情的告白,不知道林姑娘能不能看得懂。!!!!!什么叫验证码错误不能发表啊你jj什么时候给我框框让我填验证码了啊你没有给我验证码没有给我框框我都没有填写你又怎么知道我填写错了啊有你这样玩我的吗我可是重病患者现在还是头重脚轻鼻子都快烂了好不容易爬上来我容易嘛!!!!!</P>

滁州专治癫痫病
丽水哪家专治牛皮癣
梧州治疗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