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邵阳信息港 > 法律

农妇万小六的幸福生

发布时间:2019-06-24 18:14:01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门外的小春听到哭声,吓一跳,在门外敲了敲,万小六不让她进。这夫人哭了,可是大事,赶紧让管家去找公子。日上三竿,万小六才从疲倦中醒来。一摸身边的被褥都冰凉的,鼻子一酸,眼泪都掉下来了。这人竟然就这样走了。一走就是一两个月,好不容易盼回来了,竟然又走了。越想越难过,就趴在被子里委屈的哭着。天刚亮,万莫非就小心翼翼的起来了,穿戴妥当,在她脸上亲了亲就悄悄地走了。这一夜,又是一夜春光无限。直到二人累到双双睡去。“好吧,那我不去了。”万莫非抱着怀里的人,听她对自己撒娇着,心都化了。随即对白雾说明日再去。“不嘛不嘛,我就不要你走。”万小六用力抱着他。“娘子乖。我去趟白云山庄就回来。”万莫非慢慢哄着她。“我不要。”万小六也使起性子了“娘子,我要出去一下,你先睡。”万莫非抱着万小六真心不想放开。两个人就这样腻歪着,吃了饭又一起沐浴,窝到床上,说着小情话。直到白雾在外面轻声的喊万莫非。两个人才从浓情蜜意中醒过来。万莫非招来白雾,让把饭菜送到房间来。万小六就这样在万莫非怀中窝着,由他喂着自己吃饭。“嗯,好。”万小六欣然同意。“那我抱着你?”万莫非想了一下说。“我不要。”万小六抱着万莫非的脖子不放。“是娘子。”万莫非一把打横抱起万小六,小心翼翼的放到床上。“娘子,你还是到床上躺着。”“好了,再这样下去,你儿子要哭了,他说肚子好饿。”万小六推开他道。“娘子。”万莫非意犹未尽,又在她脸上摩挲着。“才多大点呢,现在才一两个月吧,才黄豆粒大小呢,没事。不过他说他饿了。”万小六笑着踮起脚尖在他脸上轻啄了一下。这一下又惹祸了,某人可不会这么轻易放了她。直到两个人都不能呼吸了,这才放开她,万小六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娘子,你有没有不舒服?刚才那么用力抱着,不会压到我们孩儿吧?”这话让万小六更无语了,抱都抱了,猜猜担心自己的肚子是不是太晚了点。万小六点点头含羞带怯的又捶了他一下,这一点头,万莫非突然就放开她。“有什么?”少根筋的万莫非还真用手摸了两下,突然就石化了,不敢动了,整个人都僵硬在那,看着万小六好久才道:“不会是……?”“摸摸看,猜猜有什么。”万小六哭过的眼睛又散发着光亮,在点着油灯的房间更亮了。万小六好像想起什么一样,也不哭了,抓住他的手就放到自己还是平平的小腹上。“嗯,我知道,我也想你。”万莫非低下头吻掉她的眼泪,把她的脸捧在手心道:“娘子,别哭了,哭了都变丑了。”“我好想你。”万小六泣不成声的在他怀里说道。、里面没有回应,小春一着急推门就进,看到两个抱在一起的人,看着他们的样子,也就不说话了,又关上门退出去了。敲门声想起来,小春在外面问:“夫人,我进来咯。”女人的眼泪,是爱她的男人的软肋。万莫非心都痛,任她打着。好久好久,万小六才泪眼迷离的抬起头来,伸出拳头在他身上打着:“你怎么才回来。”万小六也不说话,使劲的往他怀里钻,万莫非用力的想把万小六揉进身体里。“娘子,我回来了。”嘶哑的声音,再熟悉不过了。门,被无声的打开,又被关上。一瞬间,万小六就落入了一个带着凉意的怀抱,熟悉的味道,让万小六忍不住睁开眼,就怕是幻觉。小春带上门走了,万小六推开窗户,一阵冷风袭来,秋天的夜还是有些凉意的。靠在窗口,闭着眼睛感受着这阵阵凉意。“嗯,也好,谢谢你小春。”有个善解人意的人在身边就是好,虽然想等他一起吃晚饭,但是又怕肚子里的小东西饿了。“那好吧,夫人,我去厨房看看有没有馒头之类的,给您先拿两个吃吃垫垫肚子。”“不了,你端下去吧,我起来走走,这样总是躺着睡着,全身都要散架了。”小春放下饭菜,给万小六披上衣服。“这…。夫人,也不知道公子大概几时能到家,您先吃一点吧,等公子到家了再一起吃,怎么样?”小春客不想让万小六饿着。“哦,我暂时不想吃,我等你们公子回来跟他一起用膳吧。”万小六推开被子准备起身。“这个还真不知道呢。白草姑娘从夫人醒来之后就接到什么东西出去了。”“你们公子大概几时能到家?”看着饭菜一点胃口都没有。不知不觉天又黑了,小春端来饭菜。一个人躺在床上,闻着被子上淡淡的香气,被子早被换了,没有他的味道,只有属于自己的味道了。“夫人哪里话。我出去了。”小春起身就出门了。“嗯,好谢谢你小春。”万小六对小春笑着道。“嗯,那好吧,那我就在门外,有事喊我。”小春想自己这样在房内,夫人确实会睡不着。“恩恩。你出去忙你的吧。我有事喊你。”万小六实在不习惯有人在自己身边盯着自己。“夫人,您还是睡一会吧。”小春看她那样也难受。估计是这几天睡多了,也或许是万莫非要回来,太激动了,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没什么。”“又睡了好多天了?”小春不太明白。“啊,都九月初十啦?那我这次又是睡了好多天啊!”万小六都有些不可思议。“夫人,今天是九月初十,距您被绑去已经十日了。”小春又道。“哦?只是我前几日还看那个莲郡主找人把刘轩的院子里三层外三层包围得密不透风啊。怎么这么快益王爷就被抓起来了?”“那个巴尔国内乱嘛,据说跟益王爷有关,现在皇上已经在将益王爷抓捕进牢了。而二少爷也医治得有些疗效了。”期待的和平大局面即将到来。“哦?为何?”万小六问道。“不仅仅是这些呢,夫人,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到白云山庄啦。”小春很兴奋。“哦,原来是这样。”万小六了然的点点头。“风先生是公子的师兄,我们都很熟悉。说来啊,这次也多亏了刘轩刘少爷。”小春一说起来就话匣子打开了,“当日您在面馆被有心人带走的时候,恰巧隔壁的百叶楼伙计看到了,就告知了那个刘少爷,刘少爷就让人找来风先生,讲夫人救出来,送到了刘少爷的庄子里,风先生也让人知会了我们,说刘少爷那是危险的也是安全的。昨日不知怎么,风先生又让人来通知我们去白城接你。接到你的时候,风先生说夫人有余几日前食了迷药,他开的方子里有去余毒的,他所谓的去余毒,就是什么以毒攻毒,说您会昏睡几个时辰。所以您不知道是怎么跟我们回到家的。”“这个风先生是谁?你们都认识?”很奇怪。“是风先生捎信来的,说夫人在白城,让我们去接。”听小春口气似乎不觉得奇怪。“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们是在哪里接到我的?”“是白果姑娘回来了,她快马加鞭先回来的,说巴尔国的事情处理好了,公子授意她先回来准备白云山庄的事情,顺便告诉夫人,他们回来的时间。依照白草姑娘推算,公子今夜就能到家。”小春两眼放着光彩,看来大家都是极度盼望他归来的。“哎,还是算了吧。”万小六又躺下了,面对着小春问:“你们公子什么时候说要回来?”“那要不您绣花吧,我把您的花样拿来。”小春提议道。“这样等着我也着急啊。”“可是夫人,你身子还很虚弱,还是在床上躺着为好。”小春就跟个管家婆似的。“小春,我没事,我想起来,烧些好吃的,等你们公子回来吃好不好?”万小六尝试着跟小春商量。躺在床上,这样干等着他,反而时间过得好慢。小春寸步不离的守在床边,嘘寒问暖的,就怕她有个怎么样。万小六在白草和小春一干人等的关心之下,都没有下床,白草要找郎中来看,被万小六拒绝了。“哦。好。”太过于激动的反应反而没有,如此平静。“夫人,公子在路上,今夜应该能回到庄子里。”白草在一旁轻声道。“夫人,看你。哈哈哈……”万小六的样子让小春忍俊不禁。白草在一旁看着心里酸酸的,夫人盼公子盼了多少个时日了,终于等到公子回来了。万小六都快忘记呼吸了。呆呆的看着小春。小春使劲的点着头,又破涕为笑对万小六道:“夫人,公子回来了呢。”“别哭了乖,以后啊我们再也不分开了。”万小六给小春擦着眼泪道。“夫人,幸好你没事,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可怎么办啊?”小春眼睛鼻子红彤彤的。

北京治疗癫痫医院哪好
酒泉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
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