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邵阳信息港 > 美食

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前夫

发布时间:2019-06-24 19:17:52

爬爬掉进下水道, 3天没上来, 为什么这么倒霉?因为他偷东西啊一旦被徐航翻出来……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官被警察塞进车里的画面秦语感同身受, 汗都出来了,执法人员上门打了两回脸,不用猜也知道法官是被谁报复的。※杂$志$虫※秦语将手机还给王兰, 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我知道近风气不好,大家都担心徐氏会不会倒台,会不会发不出工资, 王兰,你是老人了,徐家待你不薄,我希望关键时刻你们这些老人能稳住, 能起到带头作用。”眼底闪着八卦色彩的王兰立刻忐忑了,红润从脸颊上淡去,手脚无措的低下头:“少爷说得是,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去忙吧, 这样的事我不希望有第二次。”“是。”望着王兰离去的单薄背影, 秦语摇了摇头。以徐航的个**后肯定不会留长舌妇,但王兰对徐子晟很好,尽心尽力, 秦语都看在眼里所以才会用话点王兰,希望她能明白。殊不知, 高大英俊的徐航将这一切尽收眼底。风, 轻轻的吹起青年黄色的发丝, 带着淡淡的发香飘向远方。右耳上的黑色耳钉闪闪发亮,显得白皙的耳垂更加圆润好看了。这耳钉,是结婚时徐航亲手为秦语戴上的。可能是视线太炙热了,秦语皱了一下眉,疑惑的一顿一顿转头看去。眼孔一缩,怕什么来什么,徐航怎么在这?天还没黑呢勤劳哥。灿烂阳光落在站在门口的徐航头顶,融化了冰冷的轮空,也模糊了专注的表情。“回来了?”秦语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因为他不知道这人站多久,看见了多少。原主性情浮躁,斥责保姆更是家常便饭,绝不会像自己这么“理智”的处理问题。想到**官未来的牢狱生活,慌乱的秦语低下了头:“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徐航狠狠得皱了一下剑眉,大步流星的走上前,伸出双手时身体微微一顿改成放在秦语肩膀上:“你做得很好。”果然全看见了!秦语暗暗提高了警惕,继续装小白菜,仿佛做错事般轻轻的问道:“真的吗?”“真的。”眼神闪烁的秦语没有抬起头,徐航回答得太快,他无法分析利弊。就在这时,有手指来到下巴前,秦语愕然的同时手指又收了回去,紧接着……徐航的大脸出现了!“你真的做得很好,刚柔并济,进退有度,看来以后我可以放心的把家交给你打理了,”话落,徐航微微一笑,抬起大手揉了揉秦语的头发。直起腰后徐航又补了几句:“做错了也不要紧,我会给你善后。”不爱笑的人忽然笑了,犹如冰山融化,清风拂面,帅气的脸上多了几分亲和气息,就连身后的阳光都失色了。秦语张了张嘴,蒙了好几秒才回神。有对徐航颜值的欣赏,也有被揉头的气恼。就像龙的逆鳞,虎的屁/股一样,男人的头也是不可以随便摸的。灵光一闪,难道徐航把自己当小孩?也对,差了十二岁呢,这下子秦语放心了。“对了,你用什么洗发水?”徐航一边问,一边靠近秦语的脑袋瓜闻了闻:“有股淡淡的冷香。”话题就这么偏了。两人距离太近,连周围的温度都升高了,每当秦语呼吸时都会吸入不少徐航身上的古龙水味。慢慢的,秦语脸色红润起来,热得都要冒汗了:“飘顺吧,好像是这个名字。”“天天喷香水太麻烦了,走,去你房里看看。”徐航说到做到转身就走,这可把秦语急坏了,孩子睡得正香万一被吵醒了会哭很久的。顾不了那么多了,秦语快跑几步一把拉住了徐航的袖子:“宝宝刚睡,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好不好?”因为拉扯的关系,看起来像秦语故意晃动徐航的袖子撒娇似的。徐航停下脚步后低头看来,秦语老脸一红,立刻松开了手。沉默了一会儿徐航才说话:“听你的,以后我们俩的东西就用一样的也方便管家采买,你觉得呢?”“我觉得很好,”秦语答应了,但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你吃饭了吗?”“没有,上次的清汤面不错。”“你去洗澡吧,我去厨房看看。”“好,”徐航幽深的目光里闪着波动,捏了一把秦语的肩膀,才迈着修长的双腿上楼去了。站在原地的秦语若有所思,说徐航厉害吧,一个包子就打发了。说徐航不厉害吧,他还是弄死原主的人。身为“丈夫”秦语特意去厨房瞧了瞧,发现厨师李岩居然不在,这下可犯难了。拿起挂在墙上的对讲机,秦语向别墅里所有的佣人和保镖发出了询问:“谁会煮清汤面?里面放鲍鱼的那种,别急着回答,这是徐大少要吃的。一群想说会做的人纷纷沉默了。煮得好没奖励,煮不好就会在少爷心里留下坏印象。弊大于利的事,傻子才会做。所以,无计可施的秦语只好挽起袖子,自己当了这个傻子。放鲍鱼的面他不会做,也不知道汤怎么调,干脆煮了一碗很普通的清汤面。想到徐航那无底洞般的胃,他又犯难了,到底放几个鸡蛋好呢?干脆再拿一个小锅煮十个鸡蛋?……二十分钟后徐航下楼了,脱掉一身严谨的西装,穿上一套宽松的家居服。雪白的长裤,雪白的衬衫。衬衫是V领的,左黑右白,显得很大气又很时尚,露出明显的锁/骨跟宽阔的肩膀,非常有男人味。一丝不苟的发丝垂了下来,还有一点湿气。来到客厅里的徐航没有看见自家爱人的身影,锐利的目光扫了一圈,只听见厨房里有动静。这是徐航头一次走进厨房。厨师李岩是个四十多岁的人,微胖略矮,面容整洁。如今正在翻鸡蛋的人身形高挑,腰细腿长,一头光泽明亮的黄头发特别显眼,徐航是不会认错人的。听见脚步声时秦语以为是李岩来了,于是头也不回的道:“拿个盘子给我。”徐航……撸起袖子去找。等了好一会儿的秦语郁闷了,回头一看顿时有点傻眼,徐航怎么在这里?他干什么呢?只见徐航一个个打开柜子,又一个个合上,很认真努力的在找东西。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终于在西侧的柜子里看到了盘子!徐航摸了一下,盘子上有灰,他转身时正好对上秦语从下往上瞄的目光。这就尴尬了,“光明正大”吃帅哥豆腐被抓包了!顿时有点囧的秦语故意咳咳两声,悠悠的道:“你再找不到盘子就不用吃了。”“为什么?”徐航走了过来,还挑了挑眉,站到秦语身边时故意往下弯腰,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口吻又道:“你要打我吗?”秦语……他开玩笑吗?颇为吃惊的秦语看向男人,只觉得这双深邃的眼睛格外黝亮,比黑曜石还漂亮,里面有他不懂的色彩跟绚烂……综合分析过后,秦语忽略了一个问题:“面条要软了。”徐航脸上的轻松慢慢散去了,定定的瞥一眼秦语,拿起整个锅转身走了。秦语目瞪口呆,他他他不要形象了吗?大叔你是认真的吗徐氏的总裁用锅吃面?传出去肯定是头版头条,可以让吃瓜群众啃一个月了。秦语连忙拿起筷子勺子要跟过去,突然发现鸡蛋还没盛呢!可恶,忽然发什么脾气?这男人居然还是个小气的。当秦语来到大厅时更幻灭,徐航正拿着两根搅拌花茶用的瓷棍吃面呢。看起来确实像两根短一点的筷子,没毛病。什么问题在吃货面前都不是问题。就在秦语举步不前的时候徐航先打破了僵局:“你的面很好吃,”话落,他却没有收回目光,在秦语身上打量了一会儿,尤其是围裙。怎么了脏了吗?秦语低头瞅了瞅,看见了几个油点子就没往心里去,走到桌子前将煎鸡蛋放在徐航手边。盘子里有三个黄灿灿的蛋,光看着就有食欲。

阜新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
梅州治牛皮癣哪家好
咸阳牛皮癣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