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邵阳信息港 > 美食

当代修真笔记 第007章 九死一生

发布时间:2020-02-15 22:12:28

当代修真笔记 第007章 九死一生

是开关失灵还是线路断了?不可能,江东检查了好几遍,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难道是白熊奇迹般的四只脚都没有碰到绊线?这也太幸运了吧,江东心里打鼓,不知道到底因为什么,只好继续在原地等待,等着白熊睡着了自己再潜过去看看情况。

江东平定心情继续等待,时间和耐心是他不缺乏的东西。

就这样到了后半夜的时候,江东起来了,拍了一下大奔的头,表示让它在原地驻守,自己拿着匕首摸了上去。走到了离洞口二十米远的地方,江东趴在地上往前爬,动作尽量缓慢,不发出一点声音,而大奔则在原地关注着他的各种动作,听话的没有出声。

来到地雷阵前江东找到了没有引爆的原因:出于职业习惯,工兵在布置绊线地雷的时候为尽量防止被人发现,总是非常的贴近地面,一般离地面约十五公分,就是这样的设置让体型巨大的白熊没有趟到绊线而是直接迈了过去。

江东重新调整了绊线的高度,然后悄悄地退了回来。由于怕绊线的提升会被白熊发现,江东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自己把他引出来,转移白熊的注意力,不让它发现绊线。

退后了四十多米,找了一棵树干粗壮的大树,江东捡起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朝洞里扔去。受过投弹训练的江东很轻松的就把石头扔进了洞里,可这一下并没有惊动白熊,于是江东又扔了第二下,第三下。

终于,被惊醒的白熊带着愤怒出现在了洞口,它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竟敢打扰自己休息。出来后马上就发现四十米开外有一个人类正冲它扔石头,顿时愤怒的白熊张口大吼一声,奋起三米多高的身影朝江东扑去。

借着明亮的月光,江东甚至看到了白熊嘴里那尖利的牙齿和鲜红的舌头,战斗经验十分丰富的他此刻也感到了人类对于野兽本能的惧怕,更何况是体型如此巨大的野兽!可是看到白熊冲来而感到本能恐惧的江东嘴角竟然泛起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容,而后马上捂住耳朵张开嘴,躲在大树的后面。

“轰!”巨大的爆炸声响彻树林,所有的大树都跟着瑟瑟发抖,无数的树叶被漫天的石子砸落下来,各种栖息在树上的鸟儿都被惊得飞身而起,就连大地都在震动!

大树为江东阻挡了一大部分的冲击波,再加上他的防护动作很好的保护了自己的身体和耳朵,虽然并没有受伤,但耳朵里还是嗡嗡直响,被爆炸震的脑袋发晕,可见自己做的这个地雷阵果然威力无比!

江东感觉到冲击波完全消散后才从大树后面出来,只见眼前一片土气蒙蒙,根本看不到洞口的情况。他把匕首紧紧的攥在手里向洞口走去,大奔也从远处跑过来。

随着距离的拉近,一个爆炸造成的大坑出现在江东面前,直径足有四五米,深有一米多,坑底还有阵阵青烟向上袅袅升起,只是没有发现白熊的身影,莫非被地雷炸碎了?

“汪汪汪”大奔对着洞口上方急促的狂吠起来,江东耳朵被震得听不清楚,便顺着大奔叫得方向看去,继而看到白熊居然被炸到了洞口上面十几米的山坡上!不过白熊并没有被炸死,此刻正摇摇晃晃的想要爬起来!

好可怕的白熊,这样剧烈的爆炸都没有把它炸死,简直就是的存在了!要知道江东所做的地雷阵发出的威力就是一头大象踏到上面也会被炸死的,可这头白熊只是受了点伤,晃了晃脑袋居然又站起来了,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看到白熊站起来的江东没有丝毫的犹豫,想趁着白熊神智不清的时候将它杀死,顿时举起匕首冲着白熊一指,大喊一声:“大奔,咬!”一人一狗并肩就冲了过去。

白熊被爆炸冲击波震得脑袋发晕,脚下步履蹒跚,虽然没被炸死,但是也受了不小的震荡伤。可就是这样它仍然没有忘记有人在挑衅和伤害自己,顿时冲着跑过来的江东又是大吼一声,迎了上去!

江东虽然腿脚不行,可是手上还是非常灵活的,眼见白熊冲过来,一侧身躲过正面冲击,反手拿刀就冲白熊的背扎了上去,随后两手交叠把匕首向下拉,想扩大伤口给白熊更多的伤害。

白熊的皮非常厚且非常硬,锋利的匕首竟然只插进皮肉里一小部分,随着江东的力道又滑落了出来,就在江东愕然间,白熊回头就是一巴掌,力道出奇的大

,把江东打的直接飞了出去。

江东在这一瞬间甚至看到了自己衣服的碎屑裹着皮肉被白熊的爪子挠的飞溅开来,身体腾空而起,摔倒在了五米开外,疼的他呲牙咧嘴。白熊还想过来再给江东一下子,却被呼啸而上的大奔拦住,于是就把抬起的爪子给了大奔,但被大奔灵活的躲开了!

大奔并不往远处跑,而是围着白熊找机会攻击,跳到白熊够不到的地方再下口,专门咬白熊的屁股。白熊转过身又是一爪子,还是被躲开了,随即屁股上又挨了一口,于是白熊转移了注意力,追赶起大奔来。

此刻大奔把江东的训练成果淋漓尽致的发挥了出来,左躲右闪,用白熊身躯巨大不好移动的劣势来进行攻击!可是大奔的攻击对白熊造不成任何伤害,结实的熊皮大奔根本就咬不透,简直就是在给白熊挠痒痒!可就算咬不动大奔也不放弃,仍然对白熊进行骚扰,而白熊虽然爪子锋利,可也抓不到灵活躲避的大奔,一狗一熊就这么绕着圈僵持着。

江东坐起来,感到背部和左胳膊疼痛无比,凭感觉想到自己不仅被白熊拍的皮开肉绽而且还夹带着脱了臼,意识到这仇肯定是报不成了,不光杀不死白熊,没准自己还要被白熊杀死。现在重要的是先保住自己的命,日后再寻思报仇的事,于是捡起匕首趁大奔拖延住白熊跌跌撞撞向远处跑去。

顾不得疼痛一口气跑出了老远江东才回头唤大奔。过了一会儿,大奔从树林里跑了过来,屁股后面跟着紧追不舍的白熊,两人会合后一起赶紧又闷头往前跑。

白熊虽然没被炸死,但在强烈的震荡下也受了不小的内伤,跑得摇摇晃晃的,追了不远就不追了,冲着江东逃走的方向吼了一声,就回到洞里养伤去了。

江东又跑了一会儿也跑不动了,肩上背上的伤让他虚弱了很多。又走了半个小时,实在走不动了,一头趴在地上就再也起不来了。血液的迅速流失让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身上的衣服都快被血浸透了。他想到自己恐怕是回不去了。

大奔坐在江东的身边喘着气,不时的用头拱他的身体,想让他站起来继续走,可发现江东连动也动不了,不由的发出“呜呜”的悲哀的声音。

江东艰难的抬起眼皮,看见大奔就坐在旁边,想伸手再抚摸一下大奔,无奈自己虚弱的连手都抬不起来了,心里又是一阵悲哀。

本来是来给父母报仇的,可没想到仇没报成,自己倒先挂了!死就死了吧,本来自己就是废人一个,死了倒可以让何叶安心的去找能给她带来幸福生活的人。可自己走了谁来照顾大奔呢?想到这儿江东用尽一丝力气对大奔说:“大奔,别管我了,我就要死了,以后跟着何叶过吧。”

大奔看着江东嘴巴一张一张的说着什么,可它只听懂了两个词:大奔,何叶。以为主人让自己去叫何叶来帮忙,顿时就撒腿向何家沟的方向跑去。

江东看到大奔走后终于放心的闭上了眼睛。

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江东才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入眼一片白色,白色的墙壁,白色的被子,眼前还有一个熟悉的憔悴的面孔看着自己。

这是个熟悉的面孔: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上面两道玲珑的眉毛,俏皮的小鼻子下面点缀着好似樱桃般鲜红可爱的小嘴,两条羊角小辫儿锤在肩上,这不就是江东深爱的女人吗!

看见江东醒过来,何叶没有忍住,一下子哭了出来,攥着江东的手抽抽搭搭轻轻地说:“东哥,你醒了?”

“这是哪儿?我还活着吗?”

“你当然活着了,要不你还能看见我?这里是县医院,你都昏迷了两天了,担心死我了。”

“我怎么在这儿,大奔呢?”

“大奔在家里,我娘看着呢。”何叶赶忙起身拿来早已熬好的粥,一边喂给江东,一边向他叙说那天的事情经过。

前天早晨,离天亮还早着呢,何叶就被大奔的叫声惊醒了,心里好奇的穿上衣服开了门,大奔马上就咬住她的裤腿往外拉,何叶并没有想到是怎么一回事,可后来看到大奔身上的血才感觉到肯定是江东出事了。

何叶叫起,找来邻村的医生,一起跟着大奔去找江东。也多亏了何叶叫上医生,及时的给江东治疗包扎了一下,要不然等把江东背回来,经过一路的颠簸,江东肯定早就失血过多而死了。

江东回想着和白熊的战斗,感到自己有大奔这样的好狗非常幸运,有何叶这样精明的女人也很幸福!他喝着何叶喂来的粥,心里的感觉非常复杂,想着自己如此的冷落何叶,可她却依然尽心尽力的照顾自己,在病床前守了两天,熬得心力憔悴,这样的好女人是谁也不忍去伤害的!只可惜自己不能和她厮守,不能为了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而成为她的拖累。

虽然江东伤残在身,但是体质很好,再加上何叶精心的照顾,所以恢复的比较快,又过了七八天江东就拆线出院了,只是后背上又添了几道深深的伤疤。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