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界杯平台 > app下载 > 新闻3 >

法国主流媒体分析2022年大选的政治极化趋势及其

发布时间:2022-08-11 15:16

  盘口网站2022年4月,法国举行了5年一度的总统选举。现任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24日进行的第二轮投票中击败极右翼政民联盟(RN)候选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成功连任。单从选举结果来看,本次大选似乎是2017年大选的重现,但法国评论界普遍认为,本次大选标志着极端政党进一步崛起,政治极化趋势越发凸显。现根据法国主流媒体《费加罗报》(Le Figaro)的系列报道,对其有关法国大选体现出政治极化趋势的主要观点编译如下。

  法国总统选举实行两轮投票选举制,若首轮投票无人获得绝对多数选票,则得票最高的两名候选人进入第二轮投票。

  (一)法国大选凸显政治极化趋势,极右翼政党崛起,极左翼政党次之。本次大选首轮投票于4月10日进行,马克龙获得了27.84%的选票,排名第一。除马克龙外仅有3名候选人的得票率超过5%,且全为极端政党候选人,两位属于极右翼政党,一位属于极左翼政党,三位候选人得票率之和已达52.17%,而极右翼和极左翼所有候选人得票率相加已逼近60%。

  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候选人玛丽娜·勒庞排名第二(得票率23.15%);极右翼政治运动“重新征服”(Reconquête!)候选人泽穆尔(Éric Zemmour)排名第四(得票率7.07%)。而两位极右翼候选人首轮得票相加为30.22%,已超过马克龙的得票。极右翼所有候选人得票率达32.5%。极左翼政党“不屈法国”(LFI)候选人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排名第三(得票率21.95%)。按照《费加罗报》的统计,极左翼所有候选人得票率相加达25.6%(见下图)。

  政治极化趋势在法国由来已久。从2007年至今,法国大选首轮投票中极端政党的得票率持续上升,得票率之和从21.4%大增至58.1%。单从数据来看,本次选举并非极端政党得票涨幅最大的一次,。但极端政党在本次选举第一轮投票中得票率之和首次超过50%,具有重大象征性意义。另外,极端政党在选举的第二轮投票中也获得了历史最好成绩。

  极端政党曾于2002年和2017年两度进入法国大选第二轮投票。2002年,极右翼政民阵线(FN,国民联盟的前身)候选人让-玛丽·勒庞(Jean-Marie Le Pen,玛丽娜·勒庞之父)于第二轮投票获得了17.9%的选票;2012年,玛丽娜·勒庞在首轮选举投票中获得了17.9%的选票,无缘第二轮投票。2017年,玛丽娜·勒庞在首轮投票中获得了21.7%的选票,但在第二轮投票获得了33.9%的选票,而马克龙得票率为66.1%。在这两次大选中,极右翼政党均以大比分落后于对手。2022年已是玛丽娜·勒庞第三次参与总统选举。在第二轮投票中,她获得41.46%的选票,而马克龙获得了58.54%的选票,和2017年相比,二人得票率的差距显著缩小。

  此次法国大选无论是首轮投票还是第二轮投票,玛丽娜·勒庞均获得历史最好成绩。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首轮投票面临极右阵营内部竞争的情况下,勒庞不仅未受到削弱,反而获得的投票率再创新高。《费加罗报》的文章分析认为[ii],这一方面体现出极右翼选民基础的扩大,另一方面也与勒庞的竞选策略有关。

  (一)勒庞对政策进行“温和化”“正常化”调整。在2017年大选之前,勒庞的政治主张具有典型的极右翼特征,如退出欧盟、退出欧元区、反对全球化、加强移民管制、强化安全措施等。2017年败选之后,她主动调整姿态,在欧盟、欧元等问题上不再坚持强硬立场,并在购买力、退休年龄改革等议题上提出一系列迎合民众的政策主张,但在移民、安全等问题上依然保持极右立场。评论指出,勒庞的“温和化”“正常化”转型旨在为其政治形象“去妖魔化”,争取更多选民支持。反观泽穆尔,相较于勒庞,他的立场更加右倾、更加激进,尤其是在移民和身份认同政治领域具有浓厚的民粹主义色彩。通过与泽穆尔进行差异化竞争,勒庞进一步优化其政治形象,并争取立场相对温和的选民,从而抵消泽穆尔分走部分极右选票带来的影响。首轮投票结果证实了这一策略的有效性。

  (二)勒庞的政策密切关注民生问题。据《费加罗报》统计[iii],勒庞在工人和雇员群体中最受欢迎,这主要是因为她的竞选纲领强调要提高民众购买力,并确保法国人优先获得就业岗位和社会救济。勒庞在法国东北部和南部得票率最高,这也与这些地区的特点紧密相关:东北部是传统工业区,受经济全球化冲击明显,而南部地中海沿岸则饱受移民、难民等问题困扰。

  梅朗雄已连续三次参与总统选举。他在2012年选举首轮投票中获得11.1%的选票,在2017年选举首轮投票中获得19.2%的选票,在2022年选举投票中虽仍未能进入第二轮投票,但他在首轮投票中的得票率创历史新高。以下问题值得关注。

  (一)梅朗雄的选票均在临近投票开始大涨,主要是吸收了左翼选民的投票。在2017年和2022年大选中,梅朗雄的支持率都是临近举行选举的第一轮投票才开始显著上升。以2022年为例,根据《费加罗报》网站1月公布的综合民调结果显示,其支持率仅为9.7%,但不到3个月即升至21.95%,涨势强劲。《费加罗报》分析认为[iv],这一定程度是因为梅朗雄吸纳了的“有效选票”。在其他候选人均晋级无望的背景下,对左翼选民而言,集中力量支持梅朗雄或可使其进入第二轮,左翼选民的选票才不至于被浪费。

  (二)梅朗雄高度关注经济和生态问题,与勒庞的竞选纲领有诸多共同之处。梅朗雄主张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加强失业救济,重新开征巨富税,加强环境保护投资,提升可再生能源占比,等等。需要指出的是,尽管处于政治光谱两端,梅朗雄和勒庞的竞选纲领却有多处共同点:他们都反对欧盟一体化进程,主张退出北约军事一体化组织,都关注提高购买力、减轻民众生活压力的议题,在社会保障、退休年龄改革等方面迎合普通民众诉求。《费加罗报》分析指出[v],梅朗雄和勒庞都希望通过关注社会议题,来吸引对方选民,这说明极左和极右的选民群体一定程度上存在趋同现象,双方都希望争取更多来自生活条件较差的群体的选票。

  (三)梅朗雄在年轻人和左翼知识分子及失业人群中颇受欢迎。据《费加罗报》统计[vi],梅朗雄在18—24岁的年轻人、左翼知识分子以及失业人群中最受欢迎,主要票仓是大城市和法国海外领地。在法国最大的100个城市中,他在其中51个城市得票排名第一,包括马赛、图卢兹、南特、里尔等大城市。他在巴黎和里昂均位居第二,且与排名第一的马克龙相距甚小。

  首轮选举结束后,评论普遍认为,梅朗雄的选民将在第二轮中发挥关键性作用。他本人呼吁选民不要投票给勒庞,但未明确表态支持马克龙。评论指出,这其实是默许甚至鼓励其选民放弃投票,包括弃权票、无效票或空白票。据《费加罗报》报道[vii],首轮投票后,巴黎部分大学生举行了抗议活动,打出了“既不要勒庞,也不要马克龙”的标语。据法国电视一台(TF1)在两轮投票之间的统计预测[viii],梅朗雄选民中约有35%会在第二轮转投马克龙,20%左右转投勒庞,弃票率则在40%~50%间波动。第二轮投票结束后,据《费加罗报》发布的调查结果[ix],支持梅朗雄的选民有42%转投了马克龙,13%转投勒庞,45%放弃投票。

  (一)传统左大党共和党和社会党均已被边缘化。传统大党共和党(LR)候选人佩克雷斯(Valérie Pécresse)在1月的民调结果中尚有16.2%支持率,但最终得票率仅有4.78%,而在2017年大选中共和党候选人在首轮投票中还斩获了20.01%选票。传统大党社会党(PS)候选人伊达尔戈(Anne Hidalgo)在首轮投票中仅获得1.75%的选票,甚至低于法国(PCF)候选人鲁塞尔(Fabien Roussel)的2.28%。而在2012年大选中的获胜者即社会党候选人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此次选举显示法国的两个传统大党已被边缘化,其多数选民或归于自称为“中间派”的马克龙,或倒向了极端政党。

  (二)本次大选的高弃票率也值得关注,显示社会问题增多,选民对政府的信任度降低。选举首轮投票弃票率达26.31%,为2002年大选后的最高水平。第二轮投票弃票率高达28.01%,加上无效票和空白票,最终有效选票率仅有65.8%。据《费加罗报》3月发布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x],年轻人和生活条件较差的群体更倾向于弃票,理由主要包括:认为选举结果已经提前确定,对各候选人的主张都不满意,认为选举结果不会改变现状,等等。研究指出,选民对政治交替感到厌倦,对政府能力的信任度降低,因此通过弃票表达抗议。

  分析认为[xi],近20年来,法国经济发展缓慢,失业率较高,阶级固化加剧,移民、安全等社会问题突出。历届政府都未能有效解决上述问题、回应民生关切。因此,部分民众对传统政治产生失望情绪,认为政治已经脱离其日常生活,政治精英也未重视其诉求、保护其利益。他们或转向极端政党,对传统政治发起挑战,或通过弃票表达不满。因此,传统政党衰落、极端政党崛起、弃票率上涨,都是法国传统政治遭遇危机的体现。

  (三)马克龙执政面临巨大挑战。评论指出,尽管马克龙赢得连任,但法国政治极化趋势依然存在,且并无衰退迹象。极右翼政党前所未有地接近总统之位,极左翼政党也成为不容忽视的力量。包括勒庞、梅朗雄、泽穆尔在内的一众政治人物已宣称将致力于在6月的立法选举中击败马克龙,在议会中形成强大的反对集团。极端政党实力空前强大,民众对传统政治精英的不信任感持续加深,马克龙或将在执政中面临更大困难。

Copyright © 2002-2021 世界杯平台 版权所有